時論廣場》侯友宜早就表態了(胡幼偉)

時論廣場》侯友宜早就表態了(胡幼偉)

國民黨新北市長侯友宜被外界視爲2024可能人選之一。(資料照,黃世麒攝)

現在很多人催促新北市長侯友宜明確表態,到底要不要競選下屆總統。洪秀柱講得最直接,說民主時代,必須勇於承擔,不要只想黃袍加身,被動接受徵召參選總統。然而,仔細分析侯友宜的語藝策略,便會發現,其實他對要不要競選總統一事,早就表態了。

侯當然知道,他在總統大選的民意支持度上穩居前茅;他也很清楚,包括民進黨在內,很多人已認定,他是最有可能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。然而,他畢竟才連任新北市長不久;民進黨也一直警告他在市長位子上要做好做滿,否則,必定會從新北開始,對他展開「腥風血雨」式的鬥爭。

薛富盛生日与环境部成立同日非首例 「某前署长」也有这巧合

面對這種局面,侯採用了「不明確否認」,而非明確肯定的語藝策略,表明了心跡。

美军先进战机重点防卫太平洋与欧洲 次要的A-10攻击机派往中东

每當記者追問侯要不要選總統時,我們以一般人正常的說話方式,期待侯提供明確答案,大家希望他正面回答,不要一直重複講那幾句「侯侯做事情」的「侯式萬用語」;卻忽略了,不管怎麼逼問,侯從來沒有明確承諾,他一定會把市長任期做好做滿,絕對不會在市長任期內去競選總統。

神医

換言之,聽政治人物講話,不能只聽他說了什麼;更要注意他沒有說什麼。在只有兩種可能性的狀況下,不明確說不要,跟明確說要,其實只是一個銅板的兩面。

要避免政敵太早落實有關落跑的攻擊訴求,侯現在當然不能正面表態要競選總統,而只能不承諾絕對不會不選總統。而這種不承諾,其實也是一種表態方式,只是比較間接而已。

拜登和川普都该退场了

有了這一層體會,就會明白,侯其實是在等待國民黨以徵召方式,提名他爲總統候選人。換言之,「侯友宜要選總統」的正面表述,侯要讓黨中央來講,而非他自己明說。也就是要黨中央替他承擔落跑的責任,這是侯的主要語藝策略。

苗栗市长补选群雄并起 县议员余文忠宣布参选

再仔細觀察,侯提出「臺灣共好」的訴求,其實也暗示了,他已將政治理想提高到總統職務的層次。按理說,他是現任新北市長,關注的政務應該以新北市政爲主要範疇,而非以整個臺灣爲論述主體。所以,所謂「臺灣共好」,其實已經暗示了他的總統競選主軸。這就像韓國瑜當年剛當選高雄市長而訪美時,提出「臺灣安全、人民有錢」的主張,就已經暗示了他想更上層樓的心念。

新竹市府工程5人帮争议 林智坚驳:政治霸凌专业

所以,如果有人還在焦慮或疑惑,侯友宜爲什麼還不明確表態要選總統,從語藝分析的角度來看,他其實早就表態了!面對政敵咄咄逼人的落跑警告,堅不鬆口絕不競選總統,其實跟正面表述要選總統一樣,是再明顯不過的一種表態。

(作者爲中國文化大學教授)